当前位置:主页 >> 污染防治

仙玄传说第七十八章沧阳大会搭配

2020-05-21 11:11:32| 来源:| 编辑:| 点击:3次

仙玄传说 第七十八章 沧阳大会

自从那夜之后,隐竹轩的吴月荷每日茶饭不思,偶尔经常会从窗户看着远山眺望,静静发呆。

虞柔见她如此失魂落魄,心中也是有所不忍,轻轻走到她身边,低声说道:“吴师姐,你有什么心事吗?”

本是在怔怔发呆的吴月荷突然听到虞柔说话,身子一颤,慌忙应道:“没……没什么……”

“吴师姐,那日黎明,我也是刚刚从炼气室冥思回来,见到有一个人影,穿着黑衣,一闪之下,就隐没在隐竹轩外的竹林之中……”虞柔坐到吴月荷旁边,低声说道。

听闻虞柔此言,吴月荷浑身一震,颤声问:“虞师妹,你……你可看清那人相貌?”

微微犹豫了一下,虞柔才踌躇说道:“我看身影,好像是齐师兄……”

“啊!”吴月荷全身一颤,脸上肌肉抽动了一下,急促的问道:“好师妹,你说是哪个齐师兄?”

“当然是齐峰师伯的孙子,重山的齐御齐师兄啊……”虞柔低声补充说道。

“呯”

吴月荷面色一震,竟失手将面前的一个茶杯摔在地上,喃喃的道:“居然是他……”

虞柔问道:“齐师兄怎么了?”

“啊,没……没什么……”吴月荷脸色潮红,却藏不住眼内的一丝喜悦之色。

“原来,那灵蓝仙果汁液中掺入了迷.药,想必本是齐御想迷晕虞柔师妹的,没想到虞柔师妹那日刚好在炼气室冥思,更没想到那灵液居然让我偷偷的给喝了,然后齐御便偷偷的来虞柔师妹房中,以为我是虞柔师妹,便脱了我的衣衫,要了我的身子……”吴月荷仔细回忆起那天发生的事情,终于理顺了条理,想通了原委。

齐御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也一直暗恋着齐御,这次虽然是在齐御不知情的情况下与自己发生了关系,但她心中也是满足之至,登时一股喜噫涌上心头,整个人也变得精神焕发起来。

====

几日之间,重山内,齐御偷偷潜入隐竹轩偷香窃玉,破了虞柔身子的事情也内师兄弟间流传开来。

虞柔长相柔美娇俏,齐御的师兄弟在羡慕他的同时,不免在霍君白背后指点一二,纷纷嘲笑他带了绿帽子而不自知。

霍君白见这些人背后议论,只是微微一笑,也并不多言。

这一日,霍君白正在丹房炼药,突然间,一个青年道士奔了进来。

他搭眼一瞧,这人风风火火的,却是守静。

守静比霍君白大不了几岁,两人也经常一块儿聊天玩耍,这时他心急火燎的跑了进来,一进来丹房便叫道:“君白,有大事啦!”

霍保险期限自2010年11月14日至2011年11月13日。  今年5月的一个午后君白微皱眉头,问道:“守静大哥,怎么啦?”

守静是九仙宫老八张平的徒孙,虽然已有十八岁,但在辈分上却要比虞柔低上一辈。

范修虽然没有正式收霍君白为徒,但也拿他当徒儿一样来看,虞柔更是“君白哥哥”的叫他,故按辈分算,守静还得尊称霍君白一声“师叔”。

两人觉得这样尴尬,所以便不以师门中的称呼来称呼对方,一个直呼其名叫“君白”,另一个按年龄叫“守静大哥”。

喘了口气,守静端起丹房中用来冷却丹炉的清水壶,狠狠灌了两口,一抹嘴,说道:“君白,下月初三,今年沧阳大会就要举办了!”

霍君白点点头,道:“是啊,范叔叔和柔妹妹都说过了,沧阳大会每八年一次,我来这里都快三年了,据上一届大会也差不多已经八年了。”

守静脸上泛起神秘莫测的表情,笑道:“君白,这次沧阳大会你可知道有什么不同?”

霍君白茫然摇头道:“我哪里知道,就连接一次不要做多是上一届,我也不知道有什么规则。”我能判断出来。不过我现在很后悔

“嘿嘿,以往的沧阳大会,都是只有九仙宫二代弟子互相切磋,而这次,我听师傅说,因为近年来,咱们九仙宫三代弟子众多,其中也不乏一些仙力不错的弟子,师祖们一商量,便决定让这次沧阳大会分为两个擂台,让三代弟子也参与这次沧阳大会比拼仙力,最后选出两个冠军,一个是二代弟子中的冠军,一个则是三代弟子中的翘楚!”说道这里,守静一脸的兴奋。

“哦?那这么说,你也有希望赢得冠军啦?”霍君白微微惊讶道。

“嘿嘿,我哪儿行,我资质鲁钝,现在才修至到佳境初期,那个……那个……虞柔小师叔都比我厉害的多,我可不敢想。”守静挠挠头道。

霍君白笑道:“那你激动什么啊?你又不行,我又不上,你还迫不及待的跑来把我的冷却水给喝掉了,我还得跑去再灌一壶。”

“笨蛋,你知道什么啊,首先,这次三代组的冠军可以获得九仙宫至宝:避火镯;其次,虞柔小师叔虽然是顾真人亲传,但因为年纪幼小,这次也被选到了三代弟子的比试组呢!”守静拿起水壶,又猛喝了几口。

霍君白一愣,他听范修讲起过,那避火镯可是奇门档次的仙家重宝,带上此镯者,可以完全抵御一切霞举阶段以下的火属性仙术,就算是道满境界的修真者用火属性仙术攻击,那威力也会大打折扣。

于是,他忍不住问道:“三代弟子中都有什么厉害角色?”

守静笑道:“看看看,重色轻友!我说我要参加比赛,你就一1个县级医院列入省法人治理机构改革试点。启动药品零差率销售之后脸的漠不关心,现在知道虞柔小师叔也要参加,着急起来了罢?”

霍君白脸色一红,道:“别胡说,我哪有重色轻友!”

守静笑道:“怎么不是,平日里,虞柔小师叔见了你,脸皮总是薄的要命,和你说话时更是不敢多看你一眼!傻子都能看出你和她的关系。”

霍君白脸上更红,叫道:“好你个守静,不守清规,反而去揣摩人家女孩儿心思!”

守静哈哈大笑:“又不是我想入非非,我是替你操心呐!”

“好啦好啦,那三代弟子中到底有什么厉害人物,你说说来听,看看你和虞柔妹妹有没有希望,能争得个四强也好啊!”霍君白赶紧扭转了话题。

“唉,三代弟子中夺冠呼声最高的是齐御那小子,那小子仙力已经修至固元境界中期,不仅可以调御法宝伤人,还能御剑飞行,打法那就更加灵活多变了。其余人等,仙力最高的也不过和虞柔小师叔一样,目前只是佳境阶段巅峰。”守静言下之意自是说,这次恐怕冠军非此人莫属。

“对了,那齐御修的是什么仙术?”霍君白想到虞柔乃是金水二命,但金气太弱,并且修习真法中金可以生水,故虞柔水系的仙术用起来最是得心应手,若那齐御修的是火系仙术,水能克火,倒还有一线希望。

“他和齐峰师伯祖一样,都是单修土系仙术。”守静瞟了一眼霍君白放在桌上的几味药材,捏起了一块陈皮放到了口中嚼了起来。

霍君白心中一紧,寻思若那齐御修的是土系的真法的话,土能克水,虞柔的水系仙术反而会被他的土属性仙法所克制,这可大大不妙,何况虞柔的仙力还未冲击上固元阶段,而那齐御都已经是固元中期,这之间可要是差了不少。

“君白,你也别太担心,照我看来,没准那齐御还会放水呢!”守静皱皱眉头,将口中嚼的陈皮吐出,似乎是酸到了牙。

霍君白一怔,问道:“怎么?”

守静又伸出食指,在桌上的蜜罐里蘸了一下土蜂蜜,放在口中吮了一口,才道:“那齐御可是个花花公子,虞柔小师叔又是花朵一般的少女,没准他迷迷糊糊,就把冠军的位置让出来了。”

霍君白想起那日齐御给虞柔那灵液中放置的**,心中不禁浮想联翩。

那土蜂蜜甚甜,守静又连挖了几下,将一大块蜂蜜放到口中,嘿嘿直笑。

“好啦!馋猫,我这蜂蜜采集不易,是炼丹用的……都快给你吃完了!”霍君白回过神来,笑着骂道。

“对了对了,听说这次大会不仅仅可以使用法宝,还可以允许在赛前吃一粒五行丹,增加自身实力,师傅说,这样的比赛打起来才更带劲。你身为炼丹师,可得给虞柔小师叔和我炼制一枚好点的丹药哦!”守静眼珠一转,补充说道。

“好啦,少不了你的。”霍君白微微一笑,他这才总算弄明白守静来意,原来是求自己帮他炼一枚上等的五行丹。

小儿厌食吃什么药治疗
红河灯盏花作用
南宁癫痫病医院
治疗腰疼脖子疼的好方法
广西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辽源白癜风治疗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