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绿色生活

亡灵的后裔第一四七章风云葬十六营养

2021-01-15 03:16:16|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亡灵的后裔 第一四七章 风云葬 (十六)

残破骊宫的石阶上,秋风卷扫着落叶,搅动着所有人的愁思。阿恒看着落叶的纹理,仿佛他凌乱的思绪一般,他想着那个女孩,他知道那个女孩应该已经在帝都了,他一定会找到她的。

御辇中的女子忽然打断了他的思绪,声音中透着一丝沙哑:“阿恒,你未婚妻的名字竟与我的一位故人一般无二呢!”

阿恒微搓着落叶的手指忽然一今年4月16日下午顿,强笑道:“是吗,想不到还有这么巧的事情?”

“是啊,的确巧的很。更巧的是她心中也有一个念念不忘的人,叫做阿恒!”

宿州市公安局埇桥分局再次对涉嫌故意伤害罪的马某某执行逮捕。 阿恒陡然抬头,眼中精光一闪:“不知道娘娘口中的这位故人现在何处?”

“哦,你很关心小瑾吗?难道你就是她念念不忘的人?”

阿恒眼神中痛苦一闪而逝:“娘娘说笑了,同名同姓的人多了,哪有那么巧的事情!我只是有些好奇罢了。”

“的确不可能那么巧,小瑾曾说过,这一辈子都不想再见那个叫做阿恒的男孩。”

阿恒手指无法控制地抖动着,落叶化作碎屑落地。

“为什么?”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因为那个男孩曾说过会保护小瑾,却在她最孤独最绝望的时候,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也许……也许他有苦衷呢!……”

“我认识的小瑾,她活着和死了没有什么分别!她一直活在暗无天日的地狱里,变换着不同的身份,游走在生死的边缘,她只是一件随时都会被丢弃的工具。她活着只是为了报仇罢了。就算是对她很好的师傅,也不过是在利用她而已。也许,在小瑾心中,她宁可当时那个男孩能够留下,哪怕她死了也是快乐的!”女子的声音平静得可怕,仿佛在叙述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娘娘,你身为宫妃,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的事情?”阿恒缓缓地站起身,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芒,更是疑窦丛生:为何皇帝竟对此不闻不问?难道皇帝也知道这些?小瑾难道就在皇宫里?

“本宫早已说过,她是本宫的一位故人。看来你真的是她一直念念不忘的那个人,这么说来,你口中的未婚妻也不过是一句谎言罢了。”女子轻声嘲笑道。

“不知道娘娘可否让我见小瑾一面?”阿恒慢慢向着御辇走去,不自觉散发出的威压让御辇旁的马匹也不安起来。

“她是不会见你的!”

“为什么?”

“相见又能如何?你能替她报了父母的血海深仇吗?还是说让你的义父杀了她?如果不能,你又何必见她?那只会断绝了她活着的最后一丝希望。”

“我――”阿恒整个身体晃动了一下,仿佛要塌了一般,几乎失去了所有的精气神。是啊,相见又能如何?相见不如不见!这本就是他和她之间的一个死结,只有死才能解开的结。

阿恒缓缓地转过身,嘶哑道:“小瑾没有机会的,就算她得到了来自娘娘或者陛下的支持,她也没有任何机会的。义父绝不是她所能对付的。”

“是吗?孤身一人的月无影也许是无敌的,但是十年沧桑,他有了太多的牵绊,他已不再是那个无敌的魔头了。”

“娘娘,希望你能告诉小瑾,这一切其实与义父无关。一切都是我的罪孽,如果没有我,就没有这一切的仇恨。如果她能放手,我愿以此命相抵。”

“抵命?难道在你眼中,她是这样一个凉薄的人吗?”女子的声音颤抖得厉害。

“但若是小瑾和义父中的任何一人死去,我又如何能独活?”阿恒苦涩地看着自己的手掌,无数的水汽在指尖飞舞。曾经,那也是一个秋天,夕阳下的谷堆,他第一次使用天赋凝聚成一对冰蝶,他承诺永不分离。然而,一切都是镜花水月,瞬间成空。

在出行总需求和交通运输工具供给总量大致恒定的前提下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沉默,御辇中的皇帝更是诡异地始终未曾开口。

“你其实不必为她而死,因为她早已决心忘记整个剧组包括摄影师最后的状态都是围观两个泼妇在互骂你。她让我把一件东西还给你,从此以后,你和她再无任何干系,她的生死也与你没有半点关系。你不必自作多情!”女子的声音冰冷无比。

阿恒转身,只见御辇的帘子掀起了一角,一只嫩滑白皙的手掌探了出来,掌心平摊着一只洁白无瑕的玉石,阿恒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地滴落下来,那分明是一对栩栩如生的透明玉蝶。

阿恒缓缓地取过玉蝶,玉蝶之上尚有余温,入手轻柔光滑,显然曾被它的主人在手中反复摩挲。两只晶莹剔透的玉蝶紧紧的靠在一起,在它们的背后,分别刻着两个字,一只玉蝶上是“笨笨”,另一只玉蝶上是“美美”。

泪水瞬间蒙住了阿恒的双眼,迷朦之中,他仿佛看到夕阳落日,一个小女孩坐在稻谷堆上,轻轻地靠在小男孩的身边,眼中闪烁着兴奋和调皮的光芒:“我要给它们取个名字,这一只蝴蝶呢,叫做美美的小瑾!这一只呢,就叫做笨笨的阿恒,好不好?”那银铃般的稚嫩的笑声犹然萦绕在他的耳边。

阿恒将这一对玉蝶攥在手心,只觉得心如刀割般撕裂,他用一种自己都听不出来的沙哑声音说道:“多谢娘娘,请您转告小瑾,我绝不会让她为难的!”说完,阿恒竟不再多言,直接转身走入了那空荡残破的骊宫之中。

秋风萧瑟,徒乱人意,盘旋的落叶掀起了御辇的布帘,御辇之中,一位宫装美丽的少女已泪流满面,她看着那萧瑟孤独的少年背影,忽然痛苦地捂住胸口,嘴角溢出了一缕鲜血。

她喃喃低语:“阿恒,我真的好想再见你一面,但是我不能这么做。对不起!我已不再是你的小瑾,现在的我是一个叫做蝶念的密谍。我已经回不了头了,洛思元老收养了我,奥多夫老师教导了我,我的双手早已沾满了鲜血,而且会沾染更多的鲜血。它不配在握着那对玉蝶了。阿恒,等我死去,你一定要记得:做了无数坏事的那个人是蝶念,她不是你美美的小瑾。”(未完待续。)

天津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武汉阴道炎治疗费用
呼和浩特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