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新闻

云中之瞳正文十九章古墓迷踪影重重营养

2021-01-15 03:16:05|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云中之瞳 正文 十九章 古墓迷踪影重重

林中全是大棪树,每一株都有一尺之粗,树上的果实已经开始变红。

再走近,就见一群人围坐成圈,似乎在举行宴会。走前细看,原来并不是人,而是一群周身白毛的白猿。他们象人一样穿着绸缎衣衫,全身挂满金光闪闪的黄金饰品,每只白猿腹部都有一块巨大的金牌,从腹部直悬至脐下。众猿面前都有小几,几上放着佳果美酒。上座的白猿高大壮硕,白髭及胸,身躯甚胖,腹部高高隆起,象有六个月身孕的女子一般。

每位白猿后面都站着一个侍女,竟然全是人类。那些女子均纤白秀美,人人额上都有烙印,烙的是上座白猿的头像。有的面上鼻青脸肿,显是受了不少皮肉之苦。这些女子除了端果倒酒,有的还在帮白猿抓跳蚤,更有甚者,正在被上下其手,而中间唱歌的那位歌女年纪与天宝相若,满脸都是泪,面上还未烙像,但脚下戴着脚镣。

一曲唱罢,众猿轰然鼓掌,一猿道:“三太子,此女今夜应该归您享用。您为了万千子民殚精竭思,经常忘记自己身子,消瘦了许多,令属下十分感动。”

那歌女身子抖个不停,泪水哗哗淌,却不敢哭菲亚特出声来。

“三太子威武!三太子万岁万岁万万岁!”众猿轰然叫起来。

天宝见这些白猿人模人样已经吃惊,现见它们居然也会说人话,一时恍惚:“怎么妖怪都变成人了,此处不是青丘山狐狸的地盘吗?这几日我是在做梦么?”

又有一猿上前道:“三太子近日的确消瘦不少,应去山下抓一胖子,清蒸食之以形补形。肾就生吃,再派人去西山取那虎王之鞭,以上等人参炖汤为好。”

那上座白猿十分赞赏:“我曾听唯一天降真神——我爷爷说过,虎王之鞭食之可夜御百女。哪位爱卿愿前往替我杀虎取鞭?”

众猿均不说话。

猿三太子转向右边:“右相,汝可愿走一趟?”

坐在右边的一只老猿慌忙上前道:“那西山虎王一贯嚣张,坏事干尽不得民心,皆因从未聆听唯一天降真神的教诲,我等必有一天将西山铲平,活捉虎王,将其后代全数送入光明宫改造思想,将虎国从世上抹掉。只是那西山路途遥远,现在去取,赶不上天降真神的诞辰庆典。老猿王是我大光明国乃至人间、九天、地府,全人类全妖界全仙域的太阳,臣虽万死也不能错过庆典!听闻左丞相家中有一根虎鞭,不如请左相回家取来献于太子陛下,岂不两全其美?”

猿三太子向左边望去,那左边一只大猿闻言惊道:“我家中怎么会有这等珍稀物事?如有,我早就双手奉上了。别说区区虎鞭,只要三太子想要,我自己的猿鞭都可以奉献!”说着取出一刀,褪下黄金护具和裤子,作势要割。

猿三太子甚是受用,点点头:“我怎么会吃左相的猿鞭?左相果然忠心,此女今夜便归你享用吧。”

此言一出,众猿肃穆。过得一会,均向前俯首叩拜:“三太子万岁万岁万万岁!臣等也愿奉献猿鞭!”

那歌女见左相形貌凶恶,嘤地一声,晕了过去。

三太子一挥手:“直接送到左相卧榻上。”两个白白胖胖的人类女子马上过来,抬着她走开。

那左丞相喜不自胜,三拜谢恩:“三太子万岁万岁万万岁!天降真神光耀九天、人间和地府!”

天宝听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道这些妖猿实在恶心,还是先走为妙。悄悄走开,又忍不住回头看那可怜的女子一眼,心想,不知回去找白家的人,他第二季度员工的再平衡支出们肯不肯来帮忙救这女子?又恨自己没有武艺,自身难保,之前不能保护父亲,现在不能救人。心道,这世道这么乱,光天白日之下妖魔鬼怪到处恃强凌弱,横行霸道,自己还是得学些功夫。

这时,他头上结结实实挨了一下,差点叫出声来。抬头一看,一只小猿在他头顶的棪木上冲他挤眉弄眼,手里还捏着一堆果子。

天宝心想不好,低着头快步离开。那小猿见他不理自己,啪地扔过来一块石头,砰地正中天宝后脑。

天宝强忍着才没叫出声来,突然听见一块石头掉在地上的声音与别有异,一看正是装着瑶卿的葫芦,心中大喜,捡起葫芦,见瑶卿已不能动弹,忙放入怀中飞速离开。

那小猿见天宝逃跑,尖叫一声,一队白猿守卫飞奔而至,将天宝团团围住。

天宝很快被扭到那妖猿面前,卫兵道:“禀三太子,我们抓住了一个奸细。”

天宝道:“我不是奸细,我是过路的。”

三太子胖脸一板,几个下属早已凶神恶煞扑上来:“是不是二太子派你来的?”

天宝急忙争辩:“我不认识什么二太子!”

那左相跳起来,一脚把天宝踢出一丈外,喝道:“搜身!”

天宝身上的两片金叶子、葫芦和无患木盒很快就被白猿士兵搜出,那猿三太子冷冷地问:“这金子是我堂庭山特有之物,你说不是奸细,这金叶子是哪来的?”

右相凑前看了一看,小声说:“从此物手工看来,似是人类的工艺。”

三太子眼睛一瞪:“右相是说,我错了?”

右相吓得啪地跪倒,不住掌嘴:“老臣不是这个意思,老臣年老眼花,看错了。这就是我堂庭山特有之物。”

左相马上向前一步:“右相‘眼花’,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按律当判剜刑!”

右相吓得不迭磕头:“三太子饶命,三太子饶命!臣愿将功赎过,亲自审问这奸细,将二太子谋反证据查个彻彻底底!”转身将天宝一扑到地,瞬间变脸,巨大的爪子紧紧掐着天宝的脖子,咆哮道:“说,是不是二太子派你来此窥视?”

那老白猿手臂粗长,天宝被掐得直翻白眼。

左相嘿嘿冷笑:“右相似乎急不可待要将奸细灭口?”

右相向左相怒目而视:“左相你处处针对我,不知是为何?”

左相一脸无辜:“我一心为我大光明国着想,能有什么私心?倒是右相,适才诸多借口,不肯替三太子去取那虎鞭,此时又想将这奸细灭口,难道是为了破坏太阳节庆典么?去年太阳节庆典上,你假托喝醉,打翻百花酒坛,对三太子大不敬,今年又想做什么?”

那右相恼羞成怒,放开天宝,直扑向左相,左相推开面前的果盘,咆哮着迎了过去,厮打在一起,旁边的猿群在旁啸叫着,捶着胸口助威,那三太子也不阻拦,看得喜笑颜开。

在咸镜南道咸兴市以南新上里基地发射了四枚地对舰短程导弹

只见这两个大白猿纠缠在一起厮打啃咬,右相终究是年纪大了,体力不支,慢慢落了下风,连续挨打,站立不稳,又被左相咬伤了右耳,痛得直求饶。

那三太子挥挥手:“右相居心叵测,现解除其公职,将其家产充公,女眷为奴,光明宫禁军由我直接统领,右相本人先关押起来,庆典过后送去挖金子。”

那右相身子抖得象筛子一般,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众皆大呼三太子英明万岁,自有白猿士兵过来拖走右相。

天宝见这妖猿十分凶狠,随心所欲,对自己的右相尚且如此,心道:“今日必会葬身此处。今日怕是没有前几日的好运气了,能得阿妍姑娘亲自救护。”

猿三太子拿着葫芦观察良久,瑶卿一动不动,众猿和侍女也不敢动,三太子烦闷,道:“这就是个普通葫芦,扔了吧。”

左相忙上前,恭恭敬敬双爪捧过:“这葫芦被太子这么一握,实是葫芦祖坟上冒了青烟,我想将此葫芦放入我家祠堂内供奉,也好叫我一家大小都沾点贵气。”越说越激动,越说越真挚,双目竟泛起泪花。

天宝瞠目结舌,此猿面皮之厚、入戏之深实是听说未听,闻所未闻。

猿三太子显是倦了,打个哈欠,马上有几个人类侍女过来敲背捏肩,并不敢看天宝一眼。天宝见她们大我们会证明这是基情燃烧的年代!华山是注定痛苦的门派多面黄肌瘦,弱不经风,显是受了许多苦,心道:“将来我有本事,必救你们脱困。”

三太子又打了几个哈欠:“我乏了。这个奸细就交给左相审问。回宫。”

三太子起身站立,竟比左相还高胖许多,壮硕无比,几只白猿抬着凉轿过来扶三太子上轿,一个老妇人拿着一条粗藤,恶狠狠地将几个人类侍女的脚拴在一起,拖着她们跟着三太子的凉轿离去。几个侍女走得踉踉跄跄,显然身上有伤。

天宝不明为何这人类老妇为何要帮这群妖猿管理女奴,而且对她们如此凶恶。

众猿叩拜恭送三太子离去,有士兵过来强行将不肯跪拜的天宝按下。

走了几丈远,那三太子突然回头,见左相跪在地上,仍毕恭毕敬地捧着石头,高举过头顶,方始放心离去。

小宝宝脾虚怎么调理
湖州治疗男性功能障碍费用多少钱
成都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友情链接: